•  

    最近一直还平稳:依旧上班,看图片,想一些和图片有关的事,阅读一些与图片有关的文字,外套的口袋里也一直揣着制造图片的小机器。一直让我困惑的是,这些在很短时间里定格的影像会在以后的时间里,与我发生怎样的关联。看Philip Jones Griffiths的生平。这个老头在上个礼拜也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他也是固执的人,维系着自我认定的美好,直到最后的时刻。外滩画报的下一期有3个版面是给他的。

    这两天的温度一直让人保持着安宁的状态。

  • 展览日 Exhibition Day - []

    2008-03-15

     

    去看“欧洲态度”。展出放在证大现代艺术馆,又是在一个shopping mall里。上海的shopping mall估计加起来有整个北欧那么多了。有几个还有意思的录像。还有一张照片有关的故事很好玩:那个冰岛摄影师想在Malmo的图书馆上厕所。厕所需要投瑞典克朗,结果他只有丹麦克朗,于是只好跑去火车站里的火车上take a leak。之后我突然想到Karlskrona的中央车站里的厕所,投币器坏了,所以可以随便用。还有Troheim中央车站的投币厕所:在挪威的倒数第二天的早上,我在里面换衣服,灌水还有刷牙,好像是要10个克朗。

    天气一直很好。于是后来一个人去了世纪公园。毫无目的的逛。

  •  

    LEICA中文站上今天有一篇[6个衡量你是否能成为专业摄影师的关键因素]。无论如何,我想暂时我也不用想做什么摄影师了。随便拍拍。

     物价涨啊涨啊,牛奶比瑞典的还贵,而且问题是非常难喝。好吧,我承认我现在很无奈。

     

  •  今天被人鄙视,说BLOG上就些无聊的图,什么内容也没有。我决定开始写无聊的字来搭配无聊的图。

     星期六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定焦镜头,昨晚借着找那家供应Dcoffee的快餐店的理由,去附近的shopping mall遛新镜头。爬到4楼的时候,那家在屋顶的店已经完全关掉了。我想大概是搬去这个城市另外的一个角落了。上次坐在里面喝大杯的咖啡是在上上上礼拜。边上的墙还在,就是照片里的。把一个新的Konica200的卷塞进小相机的时候,猛然想到文佳同学在我进地铁口之前突兀的问题。这个让我产生的联想,可以以比约克小姐在台上喊“independent”的时候,完全忽略指代的对象这个例子来做比喻。

     蓝莓之夜的原声很好听。

  • Dumb 慢一拍的人 - []

    2008-01-30

    那边很晚的时候s的msn还是挂着。这边还是飘着很密的雪点。之后的对话一直断断续续的维持,直到结束。凌晨与中午。整个下午一直延续的难堪。

    好像也梳理不清楚什么。陷入困境的时候,最容易想到的人经常还是不会了解这具体是怎么样的境遇。开 始叙述的时候,或是中止,都没有什么区别。分不清哪些是自己承受的,哪些是期望被承担的。这时候,时间应该过去很久了。